解救“小甜甜”布兰妮:年轻时美得让人心醉而今惨到让人心碎
【字体:
解救“小甜甜”布兰妮:年轻时美得让人心醉而今惨到让人心碎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回想起布兰妮出道时的耀眼和活力时,多少人会无奈地感叹一句: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

  “除了尽力保护女儿,我什么都没做。”8月6日,布兰妮父亲杰米·斯皮尔斯这样为自己辩护。

  一个多月前,曾经风靡全球的“美国甜心”布兰妮·斯皮尔斯重回公众视野。6月23日,她在线上出庭个人监护案听证,情绪激动地控诉了过去13年里,其亲生父亲和团队对她进行“非人”控制,并表示“要把父亲送进监狱”。

  布兰妮的发声引发了人们的高度关注和强烈共情。一场“解救布兰妮”的运动在民众中展开,而后蔓延至名人圈,乃至国会山。

  面对女儿发起的指控,父亲声称这都是源于“无条件的爱”。但舆论普遍认为,如若布兰妮所说属实,那这就是“打着爱的幌子的无耻行为”。

  其实,布兰妮面临的难点,不仅是父亲一方的矢口否认,还包括需要充分的证据支撑以及提供自己已经恢复正常能力,可以无需监管、独立生活的证明等。

  “在加州,只有被关起来的性工作者才这么惨——信用卡、现金、手机、护照全被没收!”在线上庭审中,布兰妮向法官讲述了这13年里所遭遇的来自父亲及其团队的虐待,其中包括:时刻处于监控之下、丧失财产使用权、被迫长时间高强度工作、接受非自愿并有较大副作用的精神治疗、安置宫内节育器以致无法再次怀孕等。

  “保安24小时生活在一起,他们每天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我,从早上,中午,到晚上,我的房间,我的身体,并没有隐私门。”《每日邮报》表示,布兰妮“有时听起来非常绝望,不时用手拍打桌子,声音因激动而颤抖”。

  “我想结婚生子,但这个团队并不允许我这样做,体内的节育器让我无法怀孕。此外,在过去的8年里,每天早上都有一个女士给我喂药,在康复中心的时候,他们又让我服用了更加强力的药物。”布兰妮表示,“我只想找回我的生活。”

  2007年,因为丧失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布兰妮的精神状态一度很不稳定。对着狗仔镜头剃光自己的头发、拿起长伞追打偷拍的记者一系列“失控”行为让布兰妮成了媒体口中的“疯女人”。

  2008年,她被强制送往精神中心治疗。之后,她的父亲向法院申请成为布兰妮的“永久监护人”,法院判定他的女儿由于精神缺陷已无法自主作出明智决定。

  布兰妮说,这使得她的父亲控制了一切,并开始用勒索和恐惧控制他,“他喜欢控制自己的女儿以让她受到百分之十万的伤害,他们应该进监狱。”

  “我爸会掌控我穿什么、说什么、做什么,这种监控扼杀了我的梦想。”7月18日,布兰妮在照片墙(ins)上发布长文,一边怒怼对她的跳舞视频发出恶评的人,一边明确表达了对监控的抵触。

  7月26日,布兰妮新聘请的律师马修·罗森加特替她向法院提交了一份长达120页的请愿书,揭露了从2008年开始父亲对布兰妮的控制,并要求解除其父亲的监护权和财务控制权。

  8月6日,布兰妮的父亲回应称,“在担任监护人期间,他的唯一动机是对女儿无条件的爱”,并对解除其财务权表示了拒绝。据美媒报道,布兰妮有约6000万美元的资产被其父亲控制。

  事实上,这些年,布兰妮遭遇控制的信息时有传出,一场由其粉丝发起的“解救布兰妮”的运动就此展开。

  2021年,《纽约时报》制作了一档以“解救布兰妮”为线索的纪录片。该片的内核指向了一个可能的现实:布兰妮正在她父亲的监控下失去自由,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是舆论和公众对她私生活的侵犯与审视。

  “她理应获得自由。”帕利斯·希尔顿在社交媒体上说,“我会一直呼吁解救布兰妮,直到她自由为止。”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布兰妮公开指控的几周时间里,两党议员都纷纷表示支持。

  “我完全明确地站在解救布兰妮的阵营中。”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斯说。

  佛罗里达州议员查理·克里斯特透露,该州将快速推进两党立法,以让人们能够获得更多的权利和更高的透明度。

  “此案引发了对公民自由以及法律机制被滥用的讨论。”《纽约时报》分析表示,“这也有利于敦促立法者通过改革以帮助那些陷入虐待的人。”

  家庭律师大卫·格拉斯认为布兰妮在法庭上的陈述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这些话像子弹一样射出,她还承认自己一直很沮丧并且哭泣,虽然我不是她的心理咨询师,但这些事情可能表明她还处于精神疾病中。”

  法律分析师丽莎·格林表示,“虽然布兰妮希望法官能用魔杖结束这一切,但这只是一个全新法律程序的开始,法官不仅要听取她的控诉,还需要她的朋友、亲戚发言,包括她的父亲,可能会给出不同的说法。”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独特的监护权案,法官不会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终止这种监控。”法律分析师丹尼·塞瓦罗斯持这种观点。

  一些美媒认为,布兰妮在职业和经济上的成功不能直接说明她恢复了法律意义上的独立性,“想要摆脱监管,就要接受精神疾病的评估,心理健康是法官决定其是否可以取消监护的重要指标,但布兰妮却拒绝提供相关证明。”

  对此,家庭律师克里斯·梅尔彻为布兰妮出谋划策:“冷静的举止,承认过去的问题,并接受法庭先前的决定,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这是开创性的一天,感觉生命不一样了。”近日,满面憔悴的布兰妮更新视频分享了自己终于拥有了人生的第一部iPad,有人为她开心,006655神灯心水坛论,但更多的或许是痛心。

  尤其是回想起布兰妮出道时的耀眼和活力时,多少人会无奈地感叹一句: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