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都捷报】北京北汽摩有限公司与山东良子动力有限公司、山东奥

时间:2019-10-04 16:30来源:未知 点击:

  原标题:【恒都捷报】北京北汽摩有限公司与山东良子动力有限公司、山东奥德斯进出口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被指令再审

  2019年6月3日,恒都代理的北京北汽摩有限公司(以下称“北汽摩公司”)与山东良子动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良子公司”)、山东奥德斯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德斯公司”)承揽合同纠纷申请再审一案收到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的民事裁定书。本案中,北汽摩公司系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一、二审法院对北汽摩公司的合理诉求均未予以支持,北汽摩公司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再审阶段,恒都经过努力争取,为北汽摩公司赢得了本次宝贵的再审机会。

  2013年7月,良子公司作为甲方、北汽摩公司作为乙方签订了《代工合同》,约定甲方提供零部件,乙方为甲方组装800CCUTV产品(即全地形车产品),使用甲方标识,甲方全部回购。约定在首批试生产100辆后,每月30日前,甲方向乙方提交下个月的书面订单。甲方提供的全部零件的价格为34048元,该价格为含税价;甲方按约定价格37500元从乙方回购合同产品,该价格为含税价格。双方还对货物运输等权利义务进行了约定。合同签订后双方依约开展业务,但并未即期结算。

  2014年6月26日,北汽摩公司作为甲方、良子公司作为乙方签订《合作框架协议》,主要约定为甲方全权接管、接收乙方的协议产品的制造和销售。其中,关于乙方同意向甲方有偿转让协议资料、协议配套体系、协议模具、胎具等知识产权的约定如下:甲方同意向乙方支付产品知识产权使用权等转让费共计600万元;甲方在本协议生效后10个工作日之内,将300万元转让费支付到乙方指定账户,乙方在收到甲方300万元转让费后,在30个工作日之内交付相关产品知识产权使用权。甲方收到上述文件后,在10个工作日之内将剩余300万元支付到乙方指定账户。同时约定了乙方不得自行或委托第三方生产或销售同类型产品,甲方不得转让给第三方等。关于海外市场,双方均同意指定国外公司作为协议产品的海外销售代理商,约定了结算价格、零部件采购价格。

  2015年5月28日,北汽摩公司作为乙方、良子公司作为甲方签订补偿协议,约定因原代工期间所购零部件采购价格过高,良子公司两种车型补偿北汽摩公司总计1948800元,补偿应在2015年12月31日前或在合资公司成立前完成补偿,以先到日期为准。

  2015年1月6日,北汽摩公司作为乙方、良子公司作为甲方、奥德斯公司作为丙方签订三方抵债协议约定,确认截止到2014年12月31日前,丙方欠甲方17790300元,甲方欠乙方14008225.62元,同时丙方享受有乙方债权;三方中各方均同意,丙方所欠甲方债务由乙方代为偿还,偿还数额为14008225.62元,丙方同意乙方从其债务中减去相同金额,本协议签订后三方需要各自削减相互债权,抵充往来账款。

  2015年6月10日,北汽摩公司与奥德斯公司对账确认2015年5月31日奥德斯公司应付账款账面余额12179100元,2015年6月9日奥德斯公司付款500000元,剩余11679100元未付。

  2017年5月良子公司、奥德斯公司双方签订债权协议书,约定良子公司将其对北汽摩公司享有的1176万元债权转让给奥德斯公司,并通知了北汽摩公司,主张债务抵销通知。

  法院审理基本情况:一审北汽摩公司起诉到山东省淄博市高新区法院,要求被告良子公司、奥德斯公司支付代工合同项下所欠货款人民币11679100元;支付因延期付款的利息损失1535032元;良子公司支付代工合同项下原告代理出口车辆款466840美元及延期支付造成的利息损失58364美元;以单排车每辆34900元、双排车每辆37300元,回购代工合同项下已加工未出口车辆228辆,总价款为7788400元;支付零部件差额补偿款1833480元,支付因延期付款给原告造成的利息损失162847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后经审理 ,高新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5日作出(2017)鲁0391民初638号一审判决:被告良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十日内支付原告北汽摩公司零部件差额补偿款1590464.25元并支付自2016年1月1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的利息损失(本金1590464.25元,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50%计算)。驳回原告北汽摩公司的其他诉求。

  后北汽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8日作出(2018)鲁03民终441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第一,《合作框架协议》签订后并未完全履行。合作框架协议签订后,北汽摩公司与良子公司于2014年10月又签订了一份《合资设立有限公司框架协议》,该协议内容实质覆盖了合作框架协议,而合资公司并未设立,也即合作框架协议并没有完全履行。而且,北汽摩公司与良子公司于2015年5月28日签订的补偿协议实际上也是在按照合资设立公司的框架协议履行,这表明合作框架协议已经终止。

  第二,双方在签订该协议后生产方式、订单流程等,仍然完全按照代工协议模式在进行行,双方依然是代工关系。

  (二)本案为北汽摩公司提起的解除合同,请求给付货款、回购车辆等之诉,良子公司并未在本案中提出反诉,原审法院直接审理良子公司抗辩的分属不同法律关系的债权转让、抵销权,超越当事人诉求,存在法律适用错误、事实认定不清,损害了北汽摩公司的合法权益。

  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可以用于抵销的债权应为到期的明确的债权债务,但根据前述,良子公司用于抵销的债权涉及双方之间的合作法律关系,且北汽摩公司对其主张的债权持有异议,不属于可以抵销的债权债务,其主张用于抵销的零部件款中部分为车架款,与北汽摩公司主张的款项亦不属同一法律关系,原审法院一并审理,明显不当。

  良子公司在本案诉讼过程中才发生债权转让行为,现有证据足以证明合作框架协议仅部分履行,协议约定的模、胎具实物,签订出口销售协议,签订协议产品知识产权使用协议均未移交。其中,模具(注塑塑料覆盖件模具)全新市场价值约为400~500万元,车架焊胎胎具的全新市场价值约为100万元,夜明珠预测ymz03开奖y良子公司未授权转让给北汽摩公司,这均是该类知识产权中及实物转让中最为重要、最为核心的部分,良子公司并未移交,原审法院存在事实认定错误,故良子公司不享有600万元债权。

  (三)北汽摩公司和良子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一直是代工合同关系,代工合同对于车辆处理有约定的情况下,良子公司当然应负有回购车辆的义务。

  第二,北汽摩公司代理出口的车辆均是按照良子公司指令生产和发货的,即使代理出口,良子公司对已发货负有结算义务,对库存车辆负有回购义务。

  第三,《补偿协议》内容应认定为仅是对价格约定的补偿,“不再按代工处理”应理解为“不再按代工合同约定价格处理”,与双方之间的代工模式无关。

  再审法院山东省高院经审查认为,合作框架协议第一条已经对协议模具、胎具明确解释为现有的注塑塑料覆盖件模具、车架焊胎等其他良子公司拥有产权的模具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并未就合作框架协议第三条的真实意思表示是良子公司向北汽摩公司转让模、胎具实物还是仅转让相关文件资料,直接认定支持良子公司行使了抵销权,缺乏事实依据,北汽摩公司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据此,山东省高院裁定:

  因为案件涉及多重法律关系,为了准确细致地掌握本案案情,恒都就本案成立了专门的服务团队,一方面通过与北汽摩公司沟通,对案件事实进行充分了解,另一方面对案件所涉法律关系进行了剥离和逐一分析,并在对事实进行充分的分析的基础上进行了法律研究,确定了申请再审的思路。

  2019年3月开始,恒都陆续联系承办法官,向法官就本案申请谈话的事实和理由以及再审的理由进行沟通。